木冬ss

\普奥/ \米英/ \普奥/ \米英/(欢呼)
yys/aph 埃德尔斯坦病晚期患者

叫我木冬就好呀

【普奥娘/米英】烟云字 06

挺久没更…

米英这条线时间设定在前文还是改成现在了 向追文的小伙伴致个歉


 06

“看起来……很熟悉。”维蕾娜驻足于酒店门前。

“它以前看起来是什么样的?”亚瑟问。

“花纹差不多,刷漆颜色更新了,质感不太一样,那座电梯当然还没有呢。”她边说边比划着,“周边楼房也还能找到昔日街道景致的影子,所以位置应该没有变。这感觉真奇怪,这家酒店是从近百年前一直开到了今天吗?只翻新过?”

“在我的印象里,这家酒店并没有百年历史。亚瑟和我几年前最初在附近定居时,它才开业不久。”阿尔弗雷德推开了酒店门说道。

亚瑟赞同地点了头,“而且酒店试营业时打足了复古的噱头,如果它和你记忆中的模样很像,它有可能只是选在了曾经那家'金柏酒店'的位置,再刻意装修成了上世纪的风格。”

维蕾娜环顾了一圈,才发现尽管相似之处是最先让她注意的地方,却仍有众多地方改变了——餐厅来往的服务员手持她未曾见过的机器穿梭于桌间;室内电梯的数量也增加了;演奏音乐的人都成了吃饭时的陪衬,没有人停下用餐倾听;最明显的是前台背后巨大的能放出彩色图像的电视,上面展示着酒店上层的房间样式和各种服务。维蕾娜盯着屏幕研究了好一会,直到它又从头循环,她才确认,至少已经没有钢琴房了。


“被你说中了。”她答。“所以……这家酒店曾经关门过。为什么呢?关了多久?”

“还有是谁重新开张的,他是单纯看中了商机还是和这家店有什么渊源,这决定了现在这家酒店对于之前的服务和客源这些信息了解多少,不少问题呢。”

三人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站在大厅里有些迷茫地张望着,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另一个进门时没注意的问题——穿着家居服或牛仔裤的阿尔和亚瑟两人在西装与礼裙的包围中间仿佛进错了地方,维蕾娜的长袖更像是来自另一个半球,不少人投来目光,又匆匆转移开来,装作没有什么异样,前台的侍者和保安则光明正大地瞧了好几眼。

阿尔一摸口袋,“我带回家的书没有这些啊,好想谷歌一下,但英雄的手机
还在上班的西裤里。他们为什么都要盯着我们看?!”

“我也是…好尴尬,”亚瑟感到了他们的别扭之处,他挺直身板,取下在家才戴的眼镜,又抚平外套,作出穿着西服的气势,却被发烫的耳朵出卖了心思,“来这种地方应该换衣服的…直接跑出去是不是也不太好?”

“两位,谷歌是什么……”

“……”

两人齐刷刷地看向连问题也画风不同的维蕾娜,一时语塞。





“今天是个大日子!”基尔伯特按着维蕾娜的肩膀,把她推到了镜子前,镜中映出这对眷侣的模样,他们都穿着基尔为家庭晚餐特意准备的黑色套装——配对的沉稳与严肃。

“我还是不觉得你家里人会接受我。”维蕾娜抚上了肩膀上基尔伯特的手,看着镜中的他说。两人的脉搏快速地搏动着,绊着隐隐的不安传到了对方的手上。

“说实话本大…我不知道,我也没法和你保证。但如果我父母不愿意接受你,他们本可以直接拒绝你来晚餐,可他们没有拒绝,也许他们也想试一试呢?”基尔伯特没有再看他们镜中的样子,从背后拥住了维蕾娜,“而我可以担保的是,如果他们不接受你,我们也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只要不在钱方面出问题,他们也无可奈何。我们两人一起,有本大爷,绝对没有问题。”





“嘿,英雄在电梯旁找到了这个!看起来是宣传酒店文化的册子,”阿尔弗雷德拿着一叠纸跑了回来,“边走边看吧,这里好奇的人太多了!”他推着亚瑟,招呼着维蕾娜走了出去。

亚瑟读故事一般迅速翻着册子,“创业故事还写了这么多…总结下来就是酒店战时被炸毁,附近也都变成无人区了,损失惨重,现在孙辈为了纪念已逝祖辈,所以按照老照片里的样子重新开张这种故事,然后说了好些文化传承加上创新一类的废话。”他扬起手里的单子摇了摇。

“感觉没什么特色啊。”阿尔弗雷德说道,亚瑟“嗯”了一声。

“所以在我死了几年后……这个城市就被袭击了吗?我还以为会是德国入侵别的国家呢。”

“哦,确实你还不知道……一开始是这样,后来战势转变,德国军队被东西夹击赶了回去,本土也受了重创。”阿尔弗雷德简洁地说道。

维蕾娜点点头,“意料之中的结果。那'战时被毁'的话,是不是就说明不会再存有当年的信息了?”

“按照宣传册里的描述和我们见到的样子,它也只有外表是'传承',其他的都是'创新'了,以前的信息资料什么的,可能已经随着那家酒店消失了。”

“那就断了一条线索了……”维蕾娜停在了原地,“虽然从工作地点开始找,希望也很渺茫………还让你们白走一趟。”

另外两人沉默了一会,亚瑟安慰道:“想找一个几十年前甚至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本来就很难了,怎样的线索希望大呢?都是碰运气而已。”

“你也不是天天都能见到亚瑟来这种地方戴眼镜,”阿尔弗雷德仍然揽着亚瑟,“他戴眼镜是不是看起来小了好几岁?超级可爱!!!”

维蕾娜笑了,“我确实不能每天见到的,应该是你们这样总是幸福恩爱的情侣。”

“我想你和基尔伯特也是这样?”亚瑟又往家走去。

“我现在有些怀疑……我能这么确定吗?他很可能没有死,如果我们真的有那么恩爱,为什么我没有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他?他是欺骗了我吗?如果是他被救回来了,他有为我再试一次吗?——当然,我不是希望他只为我一人就非死不可,我只是想给我数十年的寻找,一个他本人当面的解释。尽管,就算他现在还活着,恐怕也已经是个说不动话的百岁老人了。”

维蕾娜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其实本质上早已脱胎换骨的金柏酒店,“——现在再回头想想活着的时候,即使有他的回忆也并不都永远愉快……”





基尔伯特牵着维蕾娜的手,站在父母面前正式介绍了她。

“我今天向你们介绍,维蕾娜·埃德尔斯坦,我的恋人,我们希望结婚。”

整个小房间被布置得简单而庄重,餐用的只有一张方形桌子,四把椅子摆在其中两边,烛台在桌上正中央发出点点光芒,基尔伯特的父母坐在同一边,面带微笑地听着基尔伯特的介绍。

一切看起来都符合好的猜测,可房间后面的钢琴与琴凳是做什么用的呢?为什么会选在她工作的地方吃饭呢?维蕾娜出神地想着。

“怎么选在这里吃饭?”基尔伯特正好问出了她的疑惑,他已经为维蕾娜先拉开了座椅准备坐下了,笑嘻嘻地和他的父亲说话,好像并不担心,“本大爷还以为会是在家呢?”

看起来他和父亲比对母亲更亲近一些,维蕾娜想,她也准备坐下了。

“我想这个地点对维蕾娜小姐可能更熟悉吧。”基尔伯特的母亲抢着说道,她扬起一个标准的弧度望着维蕾娜,眼神里却全无笑意。父子俩为她的插话惊讶不已。

“而且我今天也有个人要给你们介绍,”她伸出手示意维蕾娜先不要坐下,走到另一个门边牵出了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不知名小姐,“这位是基尔伯特的未婚妻,而且他们将要结婚。”

TBC.

(普爷不渣 一点点都不)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