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冬ss

\普奥/ \米英/ \普奥/ \米英/(欢呼)
yys/aph 埃德尔斯坦病晚期患者

叫我木冬就好呀

【普奥】只是黏糊糊

敏感词到底在哪里??


————
“我们已经……跳了一晚上了。”
舒缓的情调音乐在客厅自我陶醉,宁静的夜晚中,只有鹅黄的餐厅灯光下有两个影子难舍难分,没有做出复杂的舞步,只是贴在一起随着节奏缓慢轻摇。
基尔的双手绕过罗德的腰在背后牵在一起,将罗德一直圈在怀里,两人脸颊贴在一起,他双唇往前凑了凑,用沉下来的嗓音混着热气在罗德耳边吐出这句话。
他心爱的丈夫却没有言语回应,只是伸直了原本随意搭在基尔肩上的双臂,搂住他的脖颈,轻转过脸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面颊,嘴唇有意无意地触碰着下颚。他的眼镜已取下,端端正正地放在了洗手池边,赤裸的紫色双眼温和地对上带着欲||望暗示的猩红,仿佛对基尔接下来的行为表达着好奇与乐意接受。
基尔嘁地小笑了一下,他稍微侧过头,含住了那对总是意味不明的撩人双唇,两人自然而然地闭上双眼,享受对方传送过来的热度,互相吸吮了两下就趁着变换角度的空档送去了更为坚硬火热的舌尖,在两人的口腔中来回推送,纠缠不清。基尔的节奏渐渐走快,带着攻击性的吻随着他上升的体温不断刺激着罗德,客厅的音乐离耳朵可听的范围越飘越远,贴身摇晃的脚步也越迈越小,只有两人的呼吸被无限放大,罗德则在心里暗笑他猴急,嘴上抗拒着基尔的侵略,右手抚上他的脸,手指摩挲安抚着,直到基尔也缓下速度,安心享受眼下这个吻。
罗德睁开眼看了看,知道了两人的位置便主动背向餐厅门口,后退着引导基尔从餐厅走向客厅进入卧室,他带着基尔接近墙壁,一手摸索着餐厅灯光的开关,终于摸到啪嗒一声关掉的一瞬,退出一刻双唇抓紧呼吸,又搂着基尔脖子再深吻了上去,一秒也不愿停下纠缠,陷入彻底的黑暗两人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紧贴的体温交换,黏糊的双唇触感、与啧啧的色||情水声尤为明显。
基尔好不容易平下的欲望再次燃起,他终于动了圈着罗德的手,随着滑过布料的声音挪到罗德的臀||部,没有伸入布料,也没有揉搓,只是收紧胳膊向自己这边带,更急贴近下|体的欲|望,本就不能再近的距离现在挤在了一起,罗德感到突起的一瞬间呼吸便立刻紧张加快起来,忘了安抚节奏与带往卧室的事情,口腔和脚步都被再无阻力的基尔重新攻击,情欲在一步一快的发展下涌入脑海,两人退到还在自娱自乐的音响旁边,基尔才伸手关了音乐。
紧接着基尔两手拖住罗德臀|部,不由分说地就把他抱了起来,罗德被硬生生从沉浸中打断,吓得惊呼了一下,他低头怒而俯视基尔,却只得到了笑嘻嘻的回答。
“你太慢了。”
基尔抱着他,一边走进卧室,一边用嘴唇找到了罗德的乳|头,像找到宝物一样隔着衬衫便在周围用舌头舔|舐起来,罗德被刺激得全身愈发酥软,担心直接靠在基尔身上搞不好闷死他,又忍不住想把刺激点往前送。衬衫还是规规矩矩的衬衫,扣到脖子的扣子一颗也没有解开,唯有左侧乳|头被口水沾湿,里面的春色隔着半透明的布料若隐若现,眼睛适应了黑暗的基尔对他的杰作十分满意,在踏进房间的一刻便把怀里意识不大清醒的人儿放了下来,反手关上了房门。















关门了。没了。

评论(4)

热度(35)